推荐两本书

by jamesec on 12/30/2011

推荐两本书,《对”伪心理学”说不》、《黑客与画家》

最近在看两本书,觉得都不错,就推荐一下。这两本书看起来没有关联,但其实都是说如何直接了当地思考的。《对“伪心理学”说不》这本书的英文原版,书名就叫做How to Think Straight About Psychology。

1.
《对“伪心理学”说不》(豆瓣条目)
《对”伪心理学”说不(第8版)》(亚马逊购买链接)
How to Think Straight About Psychology(相应的英文原版,英文版出到第9版了)

在星座血型、色彩性格等“伪心理学”大行其道的时代,《对”伪心理学”说不》告诉你什么才是真正的心理学。清华大学系主任强烈推荐给一般读者的心理学入门读物。科学松鼠会推荐的心理学入门书籍。全球300多所心理学教育机构采用。畅销二十余年,经久不衰,在心理学领域享有盛誉的经典著作。

在浩如烟海、良莠不齐的心理学信息面前,如何拨除迷雾,去伪存真,成为一个明智的心理学信息的消费者呢?这本书将教给你科学实用的批判性思维技能,将真正的心理学研究从伪心理学中区分出来,告诉你什么才是真正的心理学。

现在它已经出到第八版了,可见它深受几代老师及学生的喜爱。(英文版已经出到第9版)

2.
《黑客与画家》(豆瓣条目)
《黑客与画家》(亚马逊购买链接)
Hackers & Painters: Big Ideas from the Computer Age(相应的英文原版)
作者:Paul Graham
译者:阮一峰

我们生活在计算机时代,程序员对世界的影响越来越大。…… 本书尝试解释计算机世界里发生了什么事,所以,它不仅仅是写给程序员看的,也适合所有人。比如,第6章讲如何致富,我相信这是所有读者普遍感兴趣的内容。

在媒体和普通人的眼中,“黑客(hacker)就是入侵计算机的人,就是”计算机犯罪“的同义词。但是,这并不是它的真正含义(至少不是原意),更不是本书所使用的含义。

TMRC使用这个词是带有敬意的,因为在他们看来,如果要完成一个hack,就必然包含着高度的革新、独树一帜的风格、精湛的技艺。最能干的人会自豪的称自己为黑客。

黑客行为必须包含三个特点:好玩、高智商、探索精神。

参考:
黑客与画家(那本书其中的一章)
我要翻译Paul Graham了
技术与贫富分化:
Paul Graham在《黑客与画家》一书中,对第二种情况做出令人耳目一新的回答,下面就是译文

No Comments

by jamesec on 08/9/2011

“我跟我太太的关系就像高铁和铁道部。”
“嗯,她的存在就是为了服务你的未来。”
“不是,我要是出轨,她就敢把我来埋。”

最先他们逮捕共产党员

马丁·尼默勒

在德国,起初他们追杀共产主义者,
我没有说话——因为我不是共产主义者;

接着他们追杀犹太人,
我没有说话——因为我不是犹太人;

后来他们追杀工会成员,
我没有说话———因为我不是工会成员;

此后他们追杀天主教徒,
我没有说话——因为我是新教教徒;

最后他们奔我而来,
却再也没有人站出来为我说话。

德文原版:

Als die Nazis die Kommunisten holten,
habe ich geschwiegen;
ich war ja kein Kommunist.

Als sie die Sozialdemokraten einsperrten,
habe ich geschwiegen;
ich war ja kein Sozialdemokrat.

Als sie die Gewerkschafter holten,
habe ich nicht protestiert;
ich war ja kein Gewerkschafter.

Als sie die Juden holten,
habe ich geschwiegen;
ich war ja kein Jude.

Als sie mich holten,
gab es keinen mehr, der protestieren konnte.

英文版:

When the Nazis came for the communists,
I remained silent;
I was not a communist.

When they locked up the social democrats,
I remained silent;
I was not a social democrat.

When they came for the trade unionists,
I did not speak out;
I was not a trade unionist.

When they came for the Jews,
I remained silent;
I wasn’t a Jew.

When they came for me,
there was no one left to speak out.

在网上流传最广的中文翻译,应是从记录于美国波士顿新英格兰大屠杀纪念物(纪念碑)上的版本翻译过来的,这一英文版本如下:

THEY CAME FIRST for the Communists,
and I didn’t speak up because I wasn’t a Communist.

THEN THEY CAME for the Jews,
and I didn’t speak up because I wasn’t a Jew.

THEN THEY CAME for the trade unionists,
and I didn’t speak up because I wasn’t a trade unionist.

THEN THEY CAME for the Catholics,
and I didn’t speak up because I was a Protestant.

THEN THEY CAME for me,
and by that time no one was left to speak up.

参考:
Martin Niemöller
一首好诗:最先他们逮捕共产党员
一首好诗:最先他们逮捕共产党员,作者马丁·尼默勒,德国著名的反纳粹神学者和路德教派牧师,该诗被广泛流传,并演绎成很多不同的版本。
你的本意我们都懂

85年前的声音
学习宪法第七十一条
事故调查能否启动宪法第七十一条

1 Comment

沟通分析是哪一派

by jamesec on 08/8/2011

1. 它只是一种人格理论吗?
它是一种人格理论,但不仅限于只是人格理论。
也可以说,它不只是一种人格理论(虽然有过这种评论),已经发展成一个治疗体系。

来自维基百科上TA的条目:
Transactional analysis – Wikipedia
According to the International Transactional Analysis Association, TA ‘is a theory of personality and a systematic psychotherapy for personal growth and personal change’.
沟通分析 (Transactional Analysis, TA) 是一种人格理论,也是一种系统的心理治疗方法,以达到使人成长和改变的目的。

2. 和精神分析的渊源

Transactional analysis – Wikipedia
TA is a neo-Freudian theory of personality. Berne’s ego states are heavily influenced by Freud’s id, ego and superego, although they do not precisely correspond with them.
沟通分析是一种关于人格的新弗洛伊德理论。伯恩的自我状态(概念)深受弗洛伊德的本我、自我和超我概念的影响,虽然这些概念并不完全与之相对应。(译注:参看TA Today一书中相关内容,或其台湾译本《人際溝通分析練習法》第47页)

TA is not only post-Freudian but, according to its founder’s wishes, consciously extra-Freudian. That is to say that, while it has its roots in psychoanalysis, since Berne was a psychoanalytically-trained psychiatrist, it was designed as a dissenting branch of psychoanalysis in that it put its emphasis on transactional, rather than “psycho-”, analysis.
TA不仅仅是后弗洛伊德,而且是,根据创始人(伯恩)的愿望,更多的是在意识层面上做研究的泛弗洛伊德。这也就是说,它有来自精神分析的渊源,因为伯恩本身也曾经是受过系统精神分析训练的精神科医生,它被创立及发展成和精神分析有一些不同见解的一个延展分支,同时它更关注(外显的)沟通的(transactional),而不是(内在的)精神的(psycho-),分析。

我们通常这么说:
我佩服过去精神分析家之努力,然而我所尝试的是,希望以一种崭新而清晰的方式来陈述古老的概念,并不是对过去的成就作恶意的抨击。 TA理论即是以精神分析论为蓝本,帮助人们深入浅出地找寻老问题的新答案。

更进一步,有这么一本书,《你好,西格蒙德,这是艾瑞克:精神分析和沟通分析的对话》
Hello Sigmund, this is Eric: Psychoanalysis and TA in dialogue
这本书是TA101的参考书之一

补充1:
自我状态(ego states)和本我(id)、超我(superego)的关系
蓝色部分即自我状态(ego states)

3. 和人本主义的联系
沟通分析的哲学理念:
- 人生来是“好”的(这个就是人本主义的观点)
- 每个人都有自己思考的能力
- 人决定自己的命运, 而所做的决定是可以改变的(选择 + 责任)

沟通分析和人本主义

4. 和认知疗法的联系
Psychodynamics
In the 1950s, American psychiatrist Eric Berne built on Freud’s psychodynamic model, particularly that of the “ego states”, to develop a psychology of human interactions called transactional analysis which, according to physician James R. Allen, is a “cognitive behavioral approach to treatment and that it is a very effective way of dealing with internal models of self and others as well as other psychodynamic issues.”
“是一种认知行为的疗法,一种非常有效的方法,可以用来处理内在(自身和他人)的(译注:自我状态)模型,并可处理其它的一些精神动力学问题。“

Transactional Analysis: An Elegant Theory and Practice
Transactional analysis is essentially a cognitive-behavioral theory of personality and change that nevertheless retains an interest in the psychodynamic aspect of the personality.
沟通分析从本质上来说,是一种关于人格和改变的认知行为理论,同时亦有对人格的精神动力学方面的研究。

5. 和行为主义有联系吗
没有直接联系

沟通是一种行为:刺激 – 反应
……那可不可以这样理解,TA是集精神分析、认知、行为理论于一体的新理论?

田婴老师的解答:


沟通从表象上看,的确是在行为的层面来进行的刺激和反应的过程,但是重要的是在沟通的过程中我们并不是仅仅在行为的层面工作的,而是一个行为、情绪和思维的系统在运转。

在沟通分析中我们也关注人们的行为,但是这里说的行为和行为主义是不同的。沟通分析是把人看作是一个行为、情绪和思维系统。

6. TA是一个整合的体系

Transactional analysis – Wikipedia
Transactional analysis, commonly known as TA to its adherents, is an integrative approach to the theory of psychology and psychotherapy. It is described as integrative because it has elements of psychoanalytic, humanist and cognitive approaches.
沟通分析,通常被称作TA,是一种整合的心理学理论和技术。之所以被称作为整合的,是因为其中有精神分析、人本主义以及认知学派的成分和方法。

补充2:
From: Lost in Translation: Neo-Bernean or Neo-Freudian?

No Comments

沟通分析和人本主义

by jamesec on 08/8/2011

约翰•罗文的人本主义心理学指南之沟通分析

沟通分析 (Transactional Analysis, TA) 是不是属于人本主义心理学,这确实是个问题。真实的情况是,它部分是,部分又不是。不过这种介乎两者之间的情况,倒是可以帮助我们更清楚的了解人本主义心理学和其它学派的根本区别。

我读过埃里克•伯恩 (Eric Berne) 的所有著作,包括其他一些人的相关论文、章节和文章。我的经验是,它们读起来非常有趣并且值得一读。但是我也参加了大约六个TA的工作坊,看过六个TA的培训视频。对于这些,我发现它们相当无效,令人失望。(译注1)

很多人不喜欢TA,是因为它的自以为是,和它的美国特色 – 用词和做派通常十分令人生厌。(译注2)

埃里克•伯恩一直到去世都没有对人本主义心理学杂志作出过贡献。而且根据我基于论文标题的判断,三十年来该杂志上也没有一篇TA的论文。因此关于TA是否人本主义,确实要打上一个问号。

罗杰•克莱特曼 (Roger Kreitman),在Self & Society杂志上发表的一篇关于TA的文章里提到,埃里克•伯恩在描述TA和其它心理治疗体系之间的关联时遇到了一些麻烦(参看:伯恩的书《团体治疗原则》里有完整的讨论)。其它学派例如精神分析、存在主义治疗和行为主义,它们之间有明确的关联。此外,如果想那么做的话,TA可以和其它任何成体系的心理治疗方法相组合。所以再一次说明,TA相当多的发展是非人本主义的。而人本主义不是精神分析,同时也不是行为主义,这是可以清晰界定的。

因此我们有了另外一个问题:TA到底是不是一种心理治疗方法呢?J.G. 艾伦 (J G Allen) 指出,“TA是一种关于人格的理论,而不是一种疗法… TA概念的综合性和它们的可广泛应用性,使之可以和各种治疗方法和流派整合起来。”类似的,杜塞也说,“TA完全就是一种人格理论。” 它引用很多不同的方法体系,有些是人本主义的,有些则不是。我不想试图在字面上作完全的解释,但是简而言之,TA到底是什么,这有时候会让人迷惑。

因此我们还是比较难确定TA是不是属于人本主义心理学的。不过如果我们把媒体上广为介绍的TA人格理论看作是TA1,在一些特定的培训中心讲授的人本主义版本的TA看作是TA2,而其它地方所讲授的机械主义的TA可称作TA3 – 这么看来的话,TA1和TA3不是人本主义,而TA2则是。

当然,还是有不少人以人本主义的方式来讲授和应用TA的,其中最为著名的是派楚斯卡•克拉克森 (Petruska Clarkson) 和她在梅塔诺亚培训中心的同事们。在这里,人本主义观点被明确采用,并且他们写了不止一本这方面的书。如果你想找人本主义的TA,找梅塔诺亚吧。

书目
(译注3)
Allen, J G (1980) ‘Transactional Analysis’ in Richie Herink (ed) The psychotherapy handbook New American Library, New York).

Berne, Eric (1961) Transactional Analysis in Psychotherapy Grove Press, New York. 提出TA概念的原初的那本书,仍然经典。

Berne, Eric (1964) Games people play Grove Press, New York. 伯恩最为人所知的书(同时也是TA里很原初的),有很多个版本。

Berne, Eric (1966) Principles of group treatment Oxford University Press, New York. 伯恩观点的清楚呈现。

Berne, Eric (1972) What do you say after you say Hello? Grove Press, New York. 也有不少版本 – 一本非常好的书,包括很多吸引人的观点。

Clarkson, Petruska (1992) Transactional Analysis: An integrative approach to psychotherapy Routledge, London. 一本大而全、令人赞叹的,关于以人本主义来应用TA的书。

Clarkson, Petruska & Gilbert, Maria (1990) ‘Transactional Analysis’ in W Dryden (ed) Individual therapy: A handbook Open University Press, Milton Keynes. 一本不错的、关于人本主义TA简明描述的书。

Dusay, J M & Dusay, K M (1979) ‘Transactional Analysis’ in R J Corsini (ed) Current psychotherapies F E Peacock, Itasca.

Stewart, Ian (1989) Transactional Analysis counselling in action Sage, London. 比克拉克森 (Clarkson) 更多一些基于机械论的成分,但应用起来还算可以。

译注1:在Changing Lives Through Redecision Therapy(台湾译本《再生之旅 – 藉再決定治療改變一生》)一书中有不少成功的团体和个人咨询的TA案例

译注2:伯恩给其中一个心理游戏命名为Now I’ve Got You, You Son of a Bitch (NIGYSOB),估计诸如此类的用词,作为英国人的约翰•罗文是看不过眼的

译注3:TA Today – 台湾译本《人際溝通分析練習法》是一本关于TA的概念清晰的好书,或许此书晚于本文出版的缘故,未在此被提及

参考
John Rowan(约翰•罗文)
A Guide to Humanistic Psychology (2005)

原文:Transactional Analysis, A Guide to Humanistic Psychology by John Rowan

No Comments

埃里克•伯恩的经典语录

by jamesec on 08/8/2011

A loser doesn’t know what he’ll do if he loses, but talks about what he’ll do if he wins, and a winner doesn’t talk about what he’ll do if he wins, but knows what he’ll do if he loses.
一个输家不知道如果他输了他将要做什么,而是谈论如果他赢了他会做什么;而赢家不去谈论如果他赢了他会做什么,但是知道如果他输了他会怎么做。

Games are a compromise between intimacy and keeping intimacy away.
心理游戏是亲密关系中的一种妥协,让亲密远离。

The moment a little boy is concerned with which is a jay and which is a sparrow, he can no longer see the birds or hear them sing.(注1)
当一个小孩子关注于区分哪一只是樫鸟,哪一只是麻雀的时候,他已经看不到那些鸟,听不到它们的歌唱了。

Each person designs his own life, freedom gives him the power to carry out his own designs, and power gives the freedom to interfere with the designs of others. (注2)
每个人设计他自己的生活,自由给予他权利去实现他的设计,而权利给予去干涉他人之设计的自由。

A healthy person goes “Yes,” “No,” and “Whoopee!” An unhealthy person goes “Yes, but,” “No, but,” and “No whoopee.”
一个健康的人会说,“是的”,“不是”和“哇,太棒了!”一个不健康的人则会说,“是的,可是”,“不是的,可是”和“那没什么了不起的”。

The only time human beings are sane is the 10 minutes after intercourse.
人类唯一神志正常的时候,就是做爱后的那10分钟。

We are born princes and the civilizing process makes us frogs.
我们生来就是王子(或公主),是所谓“文明化”的过程让我们变成了(被施了魔咒的)青蛙。

Forty’s kind of like New Year’s. It’s an age to think about what you’ve done up till now, and what you ought to do in the future.
四十岁时就像是过新年。在这个年龄,可以想想迄今为止自己已经做了什么,未来打算做些什么。

注1:来自Games People Play: the Psychology of Human Relations 1964 一书
注2:来自What Do You Say After You Say Hello? 1973 一书

参考
Eric Berne Quotes
Eric Berne – Wikiquote
Eric Berne – Wikiquote – Unsourced

No Comments